昨日上午10點,位於荔灣區寶華路上的大笪地人聲鼎沸,大批市民前來掃貨。這樣的瘋狂,還將延續到下月21日。上周末,大笪地管理處再發通知稱,清場限期延長至4月21日。告別近在眼前,但無論它是你眼中價廉物美的“淘寶勝地”還是老土落後的“平民墟”,大笪地將消失在廣州地圖上已成不爭之事實。
  “大笪地,食自己”,2000年“出世”的大笪地,為當時一大批的下崗職工以及普通市民提供了生計。這14年來,他們中的多數全年無休地經營著自己的小本生意,賣著許多如今已被大商場大超市所忽略的濕碎物品,維持著自己的家庭開支。
  大笪地的撤場,檔主們稱除了不捨得這裡的廉價租金,還有這裡的熟客街坊。雖然低租金旺地頭無法強求,但檔主們仍在想方設法維護這麼多年來建立起的“客戶關係”,以及自己經營多年的特色。在揮別大笪地的最後日子里,他們也在期待“東山再起”之日。
  大笪地重發“死亡”通知書
  3月22日上午10點左右,剛開檔不久的翠珠便在朋友圈推送了這樣一條信息:“清貨倒計時,全場貨品一平再平,要錢唔要貨,鐵定4月21日退場……新鋪另行告知。”並附上了商場通告的圖片。
  據商場管理處派發的通知,大笪地營業時間將延長至4月20日,4月21日起停止供電,並要求商家在當天下午5時將商鋪搬空遷出。這意味著,原定於3月31日清場的大笪地,將延長至4月21日。
  通知還提到,若租戶未能在規定時間內撤場,其自身的損失由租戶自行承擔。據地產界消息人士透露,大笪地北側地塊,地鐵公司已和某商業地產商合作建設。除了地塊上的臨時建築物要被拆除外,同一地塊上還涉及到少量的民宅同樣需要拆遷。其中,位於該地塊、與大笪地同期興起的大華酒樓也將一同停業。
  自大笪地撤場消息傳出以來,不少街坊從四面八方涌到此處把握最後機會掃便宜貨。即使到後來,不少媒體提醒,所謂“清貨平賣”可能有貓膩,有些檔主仍在進新貨,並將所謂的“清貨價”定得高於平日價位。但這仍未能熄滅街坊購物的熱情。3月份的這幾個周末,位於大笪地的長壽路地鐵站A、B出口不得不實行客流控制。
  人氣大旺 走鬼也來“撐場”
  旺盛的人氣也將一些在附近出沒的走鬼們吸引了過來,大笪地的最後時光,似乎陷入了有些失控的狀態。南都記者在現場看到,長壽路A出口外的空地,幾乎成為了走鬼集散地,一大張紅白藍往地上一鋪,衣服成堆壘砌,扯開嗓門大喊,走鬼們就這樣開檔了。有些走鬼甚至在這裡過夜,有些則是一早六點出來占位。有商家表示,過去走鬼也會出現,但並沒有像現在這般集中。以前不時會有治安人員前來清查走鬼,但這一次,治安人員“已經很久沒來查了”。
  前來掃貨的馮婆婆稱,這幾天拉著小拖車走在大笪地旁邊的人行道上,寸步難行。但是,更多來掃貨的街坊並未理會擺在路邊的是否走鬼檔,只要合心水就一樣選購。
  “清場也要講人性化。”據街道辦城管處的負責人向南都記者介紹,商場外圍的地塊管理,屬於街道城管處,為了協助商家清場日期前儘量清完貨物,允許場內持有牌照的檔主在地鐵A出口外的空地上進行臨時擺賣,並不定時進行抽查,一旦發現無牌照經營的走鬼檔,將進行驅逐。據瞭解,在大笪地正式退場前人流增多,目前街道辦正在與地鐵方進行協商,希望能將A出口臨時關閉,並加派人員進行巡查,維持現場秩序。
  大笪地食自己
  女店主何姐
  跟著老公轉戰大笪地
  床上用品定製受歡迎
  拉閘,擺好貨物……上午八點多,何姐如往常一般來到大笪地的店鋪,手快地爭取在第一波人流到來前打點好店鋪的一切。“貨是清不完的了,所以這段時間都不敢接單了。”
  2001年,西湖路夜市關閉,何姐的先生結束了夜市的鐘錶生意,轉場來到了大笪地。原本在美容行業工作的何姐也結束了工作,到此協助先生開店,“第一次學做生意就是從這裡開始的。”何姐回憶說。
  “剛開始賣的是塑料花和陶制的花瓶,後來才逐漸改成了床上用品。”從一個店面開始,經過十幾年的經營,如今何姐一家在大笪地租下了三個店鋪用來經營床上用品生意。
  在大笪地,隨處可見到像何姐這樣的各類床上用品檔口。這裡接受定製且價格低廉,受到了街坊的歡迎。有街坊稱:“全廣州最便宜的床上用品就在大笪地。”
  商場撤場,最讓商家擔心的便是客源的流失。何姐一邊忙著清貨,一邊忙著尋覓新的店鋪。為了保住客源,何姐早已開始在大笪地附近尋找適合的店鋪,“幾天前剛在大笪地附近其他路段看的店鋪,面積比現在的店鋪小,租金要高很多,一個月要2萬多元還是沒敢租下來,太貴了。”
  女店主雪文
  女承父業賣濕碎嘢
  肥佬百貨靚女坐鎮
  在大笪地,有一家叫肥佬百貨的鋪,可裡面坐鎮的是個靚女,而靚女的幫手仍是個靚女。每當有客人問:“點解叫肥佬百貨,肥佬在哪”時,女店主雪文就會笑著說:“肥佬是我爸啊!”
  大笪地的這間鋪支撐起雪文一家人的生計。如今,女承父業,雪文和妹妹接管了這間舊檔口。爸爸肥佬,則在附近租了個大商鋪繼續經營日用百貨。
  肥佬百貨店雖然只有小小的4平方米,但對於一班師奶而言,卻比叮噹的八寶袋更有趣。很多濕濕碎碎卻非常實用的小物品都能在這裡找到。這一天,梁小姐特地過來買根小鉤針。“衣服被鉤出了一條線,要是去外面補,得花50元,不如花幾塊錢來這裡買根鉤針自己補。”
  除了日常用來換褲頭的橡筋,不同式樣的紐扣,服裝雪紡車邊外,在肥佬百貨還有一樣不常見的物品———布貼。“有無布貼啊?”“有啊”,雪文邊說邊遞出一本文件夾給熟客梁婆婆,“你慢慢揀”。“孫仔條褲穿了個洞,用這些卡通補丁補一下就好”,馮婆婆說現在很少店鋪賣這些布貼了,幾塊錢一個,一條穿了洞的褲子又可以繼續穿了。廣州的老式百貨店,處處體現著老一輩街坊勤儉持家的品質。
  “正所謂‘新三年,舊三年,縫縫補補又三年,以前這些服裝配料很受歡迎的,但正如網絡所講,以前東西壞了,是想要怎麼補,現在東西壞了,就只想到要換。”梁小姐擔心,大笪地撤場後,要找這些小物件更難了。但雪文給老客戶吃了顆定心丸,肥佬百貨會回來的,新店還會選在老西關。
  鳳姨鞋業
  小鋪藏著上千款鞋
  “白飯魚”潛伏其中
  鳳姨鞋業,位於大笪地A區一個不起眼的小店,店里密密麻麻地堆放著成百上千對不同款式的鞋,只要顧客提出需求,老闆鳳姨很快便能找出需要的款式。十多年前,鳳姨和先生從工廠下崗,為了維持生活,來到大笪地租下了一個店鋪,開始做起了鞋業生意。
  3月初,笪地傳出即將清場的消息,鳳姨便停止了進貨,開始將現有的庫存進行清貨。走訪時,鳳姨正在寫著新的價格牌,她希望能夠在正式清場前減少部分庫存,鳳姨說,“現在清得了多少算多少,如果能全部清完就最好了。”
  “在市區找了好久,後來聽朋友介紹才在大笪地找到老字號的‘白飯魚’。”走訪時偶遇前來淘貨的市民林小姐。她說只有在大笪地里才能找到她想要的老字號的白飯魚布鞋,“國產老字號,質量比較好,價格也實惠。以前試過在淘寶上找,但是還是沒能找到。”聽聞大笪地要退場,林小姐特地前來採購“白飯魚”,將鳳姨檔口剩餘的兩雙“白飯魚”一網打盡。
  偶有熟客過來問鳳姨準備搬去哪裡,鳳姨隨手撕下了鞋盒的紙板,寫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。鳳姨說,“如果能在附近找到合適的店鋪那是最好的了,如果找不到,或許再考慮是不是要經營其他生意了。”大笪地附近高昂的店租讓她望而卻步。
  珠姐內衣店
  上過兩次電視
  留客開通微信
  一部播放著電視臺關於本店報道的平板電腦,一個監控視頻屏幕,一部聯網電腦,當這些設備出現在一個只有4平方米的內衣店里時,或者,這就是大笪地能帶給你的驚喜。這是珠姐的內衣店,也許是大笪地中唯一可以刷卡的檔口。
  “來,拿張名片,記得加我微信”,得知大笪地要撤場後,珠姐立刻訂做了幾百張名片,印上手機號碼和微信號。她說是為了讓老顧客能找到她。“好多人追住我口架”,所謂追,珠姐說只因她的內衣店能提供百貨商店中無法比擬的個性化服務,客人買了一次就離不開她的店了。
  “我只手就是把尺,一摸就知道你問題所在,選出適合你的內衣。”上世紀80年代末,珠姐從收入頗豐的百貨商場辭職,轉去外貿公司“學嘢”,“我對棉紡感興趣,喜歡研究面料”,而這愛好最終促成她在大笪地開展她的內衣事業。
  為啥選擇來大笪地開檔?“租金平啊,這店租金水電,一個月花費大概5000元。現在去哪裡找這麼便宜的鋪面”,珠姐還在附近租了個倉庫,幾年前還在大笪地開了家分店。“要拆也沒辦法,先休息一個月,再想接下來的事吧。”自從2000年開檔後,翠珠幾乎全年無休,天天坐鎮檔口。
  “老竇老母再親,都唔夠內衣貼身”,珠姐最愛向顧客宣傳如何科學地穿內衣。由於服務好,內衣品種夠齊全,靠著口碑傳播,熟客越做越多,還曾經兩次接受過電視節目的採訪。珠姐說,在開始派名片加微信的短短10日內,便新增了200多位微信粉絲。“大笪地冇了,但我嘅內衣生意會一直做下去。好多客人跟住我口架。”
  沒了大笪地,以後濕碎物品都不知道去哪裡買,年輕人才懂網購,我們連電腦都不會用。以前孫子的衣褲鞋襪都是在這裡買的,廣州還能去哪裡找這種集市。——— 街坊徐婆婆
  大笪地,最市井地之一,拆掉後,想想以後要買些日用小東西該往哪兒找?活生生地把俺這種市井之人往網購之路推。
  ——— 白領鄭小姐
  年輕人覺得便宜那幾塊錢沒必要特意去大笪地,但小數怕長計,當年的大件頭都系靠慳回來的錢買的。購物嘛,除了平靚正,有時和這裡的老闆討價還價,吹吹水都系種樂趣。
  ——— 街坊陳師奶
  大笪地可是從小的戰鬥根據地啊!9歲開始就在那淘寶。當年在大笪地淘寶很講求身體素質的,一年四季都很容易悶壞的,後來重建通風了才大大改善。
  ———@透明噶貓屎忽
  有人的情懷才有不一樣的感覺。老廣們每一句“埋嚟睇(過來看),埋嚟揀(過來揀),全場清貨大便賣”“多謝幫襯,買多兩件”還有每一個笑容,讓我好溫暖。
  ———@大食懶May屎
  家中一衣一帛,一碗一筷,無聲訴說著,它曾走進過每個廣州人的生活……今日帶著相機舊地重游,雖然人多擁擠,我卻第一次從中感受到人情的溫度。
  ———@WaiS ing_C hueng
  知多D
  粵語“大笪地”意為“一大塊空地”
  大笪地,是香港以前的一種夜市,被稱為“平民夜總會”。大笪地在粵語中有“一大塊空地”的意思。廣州的大笪地是香港夜市的進化版。在20多年前,西關寶華路上的大笪地就聚集了眾多走鬼,形成集市。在地鐵一號線開通後,地鐵公司將該地塊出租,建成大笪地商業城和華林商業廣場。2000年正式開張,大笪地上的小販終於能入室經營做起正當的小本生意。
  講古
  那些年,街坊追過的平民墟
  噪西湖路燈光夜市
  1984年5月,越秀區政府為安置受區內二級馬路擴建拆除影響的個體戶,在西湖路開辦燈光夜市,成為全國最早開辦的夜市。西湖路燈光夜市檔口經營的品種從成衣服裝、日用百貨、皮革製品到家用電器無所不有,是當時廣州人購物、休閑,年輕人拍拖必去的地方。2001年12月,西湖路恢復交通功能,西湖路燈光夜市從此停辦。
  噪書坊街“金魚街”
  上世紀60年代,書坊街逐漸變成售賣觀賞魚類的水族集市,因此被老廣稱之為“金魚街”。上世紀90年代最為鼎盛,有20多個檔口,整條街都擠滿了挑魚的人。隨著芳村花鳥市場崛起成為廣州最大的花鳥市場,“金魚街”的生意日漸衰落。後又因納入了北京路廣府文化旅游區改造,2010年7月,書坊街被清拆。
  噪麻石巷裡的精品批發市場
  位於越秀區的仰忠街,是一條麻石小巷,靠近高第街。上世紀80年代時,受惠於高第街的發展,仰忠街也開始興旺起來,從紐扣、胸花、胸針等小飾品開始,發展成為了以服裝配件為主的一級批發市場。2000年時,仰忠精品市場正式關閉。取而代之的是在萬福路一帶的“珠光仰忠精品批發市場”。
  噪解放南五金街
  在上世紀改革開放後,在解放南的騎樓街里形成了一條專門銷售五金類零件的特色商業街。到了上世紀90年代末,隨著解放路的擴建,騎樓街里的五金店鋪隨著騎樓一起消失。
  04-05統籌:南都記者 葉孜文
  採寫:南都記者 鄭雨楠 葉孜文 任磊斌 葉斯茗 攝影:南都記者林宏賢 實習生 孫俊傑  (原標題:大笪地,唉……又要變回“一大笪空地”)

bg02bgdo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